婚姻咨詢

 

 

 

 

 當前位置 > 首頁 > 婚姻咨詢 > 談跨國婚姻
  •  尋找美好婚姻-跨國婚姻正流行
    沒有幸福婚姻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是不快樂的人生。作為一名單身女性,你離自己的幸福還有多遠呢?在中國,你也許還沒有找到令你可以托付終身的人生伴侶。然而,愛是不分國界的!在遙遠的霧都倫敦,在詩一樣的巴黎,或者在充滿懊洲風情的悉尼海灘,會有你夢寐以求的異國情緣!

    找個外國老公,這意味著:
    1. 有可能找到個受到高等教育,幽默,浪漫,有愛心,經濟條件好的國外中層階級的丈夫,是你幸福婚姻生活的有力保障。

    2. 可以過自己夢想的生活,體驗半年工作,半年休閑的愜意生活方式,享受國外人士熱衷旅游,美食,交友和購物的種種樂趣。

    3. 你的丈夫不會計較你的過往感情歷史,婚姻歷史,和有無孩子。同時,你將享受更優厚的待遇(如免費教育,醫療,養老等)

    4. 你的孩子將受到更好的教育,無須支付昂貴的留學費用。國外先進的教育模式和自由的空間,有利于孩子的成長和將來的發展。

    5.一個不經意,你有可能由灰姑娘變成王妃,這不姚木蘭故事不就成了嗎!!! 
    如果你是22-45歲之間的單身女性,不管你是否有婚姻;歷史或有孩子,不管你是什么職業和學歷,只要你足夠健康,自信,并相信美好婚姻的存在,那么,歡迎你的到來!讓我們從地獄走向天堂!!
    回到頂部

  • 跨國婚姻--投資價值分析
    一、出國途徑 :
    [ 跨國婚姻走出國門 ]: 安全、可靠、風險小、沒有欺騙,合法途徑、有法律保障、順利拿綠卡、投資少、時間短、回報無限
    [ 其他途徑去國外 ]: 投資移民投資大;技術移民難度大;出國留學費用高;勞務輸出沒保障、太辛苦;偷渡花錢冒風險(玩命)
    二、社會保障
    [ 西方穩定的社會保障 ]: 實行全民義務免費教育制;醫療、養老保險制;社會衛生、保健、救濟制(老人、兒童、殘疾人、失業)保障生活無憂慮
    [ 中國人的后顧之憂 ]: 提倡普及全民教育(自費);貧困地區文盲多;還有溫飽問題沒有解決;失業率不斷上升;工作不穩定,收入低;基本生活沒保障;老來無靠度日難,一生節儉為晚年。
    也許你離婚或喪偶,在承受內心痛苦的同時、面對著撫養做母親的責任。而發自你內心的母愛,卻讓你寧愿自己承受、而無私的奉獻。然而現實生活中總有許多無奈,讓你心有余而力不足 …… ,可是兒女的升學、未來的前途是你看得最重要的也是最關心的事。讓孩子出國留學那是你的夢想!可是幾十萬的留學費用,卻讓你望而卻步。
    三、生活品質
    [ 西方追求生活高品質 ] :比如,美國面積 937 萬平方公里,人口 3.0億;美國人均 2.7 人一套住宅; 80% 的人擁有私家車;美化環境,保護生態;凈化空氣、自由空間,是西方人一直重視和保護的;享受生活、周游世界、輕松愉快注重品質是西方人普遍的生活方式。
    [ 中國努力提高生活水平 ] :中國面積 960 萬平方公里;中國人口 13 億;想擁有自己的房子和車子是中國家庭一生奮斗的目標;人口密集,生態失衡;污染嚴重,城市擁擠,有識之士呼吁重視環保;為了生活到處奔波,種種壓力備感無奈,為了改變生活要努力拼搏。
    四、婚姻觀念
    [ 西方男士對婚姻的表現 ] :重視男女平等,崇尚自由,重視精神和性生活的品質,不在乎女性的年齡、文化、經濟和工作;能接受和愛對方的孩子;對婚姻認為是能力和責任心的表現;婚前認真選擇,不輕易承諾;婚后認真對待,努力維護;結婚后的的男人害怕離婚;結婚后的女人成了寶貝。注:以上指的是普遍現象。
    [ 中國男人對婚姻的態度 ] :重男輕女,大男子主義;不重精神,更重實際;重視女人的外表、年輕、漂亮;看重女人的經濟、文化、工作;難以接受對方的孩子;對感情不專一,對家庭沒責任,不懂得經營愛情;缺少生活情趣,性行為自私;結婚后的女人就是黃臉婆。注:以上不是絕對現象,生活中也有好男人,只是太少了,或許你沒有運氣碰到。
    總結:在美國有一個調查,美國男人與中 國 女士結婚, 70% 以上的家庭是幸福的,生活非常愉快,因為很多方面是中國女人一生追求和向往的,更重要的是西方男士的婚姻觀與中國女人的觀念是吻合的。因此,通過海外交友,能幫你找到真心相愛的丈夫,能帶給你一個、穩定、舒適、幸福、長久的家,讓你走出國門,去看外面精彩的世界,在優越的環境中提升自己,通過合法的途徑,讓你成為西方國家的公民。給你提供發展事業的機遇,為你兒女留學和前途鋪路開道。假如我們,用你極少的投資,回報你一生的幸福!改變你和兒女一生的命運你不認為這是一本萬利的投資嗎?
    回到頂部
  • 跨國婚姻點評

    錢鐘書把婚姻比喻為圍城,外面的人想進去,里面的人想出來。那么,娶一個異國太太,應該算是走進了“國際圍城”,截然不同的語言、生活習慣、行動思維,甚至餐桌上時常發生叉子碰筷子的趣事,小到晚飯該做中式還是西式,大到孩子該哄還是該罵,文化的碰撞濃縮在小小一個家,各中滋味如何?國際圍城中的人們有話要說。
    他的收入全部交公
    我的老公就是法國人。我們是先做同學兼朋友,畢業后才發展成戀人,所以雙方在戀愛結婚之前都對對方都有了客觀的解。怎么說呢,生活這么久,我還真挑不出他什么大毛病,浪漫,體貼,寬容,負責,出去社交一定和我一起去,下班回家總是幫我做家務,周末做飯他就全包了,所有的收入也都上交,然后每月向我領零花錢。小毛病就是有時有點一根筋,還蠻倔的,但絕對講道理,只要是自己錯就馬上承認。總之我覺得我的婚姻生活很幸福。
    點評:幸福的家庭都有相似之處。雙方通過長時間了解,達到默契。雖然談到跨國婚姻,我們第一個疑問往往是兩個來自不同國度的人,如何溝通理解,但請不要忘記,愛是一種共通的語言。
    他陪她看《看了又看》
    我的上司一家是跨國婚姻。女主人來自北京,還帶著個8歲的女孩。男主人來自英國,是名工程師。我們項目組常去做客,女主人為了讓孩子多說中文,和我們一直使用中文交談,男主人不插話,默默地為我們準備水果,或是切菜。一個老外用中國大菜刀切蒜末、切蔥、切姜,怎么看都覺得怪異,可他切得比我都好。男主人還有一個大優點,說明了他是個真正的好丈夫,居然肯陪著夫人和中國女兒看中文版的《看了又看》,盡管他根本看不懂,也不喜歡看,但還是默默地陪著家人,當妻子的沙發靠墊。看他們的樣子,覺得很溫馨。
    點評:努力融入對方的文化,學習對方的語言,認識對方的朋友,才能更好地維持跨國婚姻,愛一個人如果不是愛她的全部就等于零。
    他催她信教
    何小姐在工作期間認識了一名澳大利亞男子。結婚后,梅小姐不顧家人的竭力反對,辦好簽證同他一起到了澳州。但何小姐在此居住了一段時間后,覺得非常孤獨和寂寞。澳州地廣人稀,雖然居住條件很好,周圍卻沒有鄰居,沒有朋友可以交流,何小姐喜歡吃中國菜,到了澳洲卻很難吃到可口的飯菜。令她尤為煩惱的是,先生是基督教徒,不僅耗用大量時間作禮拜,而且還勸促她信教。結婚之前何小姐認為是無足輕重的“小節”現在卻變成影響夫妻感情之間揮之不散的陰影。
    點評:西方國家很多人信教,對于虔誠的教徒來說,信仰問題是否一致也有可能影響夫妻關系。
    面包抹鹽的日子
    我和老婆也很幸福啊。家里來朋友玩,雖然大家都會說英文,但是國人在一起,說中文的時候還是多。老婆也不說什么,反而偷學了不少普通話,而且老婆跟我同甘苦,共患難,沒錢的時候,面包抹鹽的日子也跟我挺過來了,并且沒有跟我吵鬧,感動啊。雖然老婆是外國友人,但是真有點“嫁什么隨什么”的意思。
    點評:外國人中同樣有許多對愛情堅貞不渝的人,千萬不要因為他們的膚色,就草率斷定他們對感情隨便,容易朝三暮四。
    他不說“我愛你”
    剛開始和他在一起的時候,我不太喜歡去見他的朋友,雖然英語不錯,但是和他們用母語的比起來還是差了很多,他和朋友們在一起聊天語速很快,我不可能去打斷他們,然后讓他們重復一遍,所以很多時候我就覺得孤單。外國人在一起的時候很開放,看到他們男男女女之間很親密的樣子我還真有點不習慣。后來想想,入鄉隨俗吧,嫁給他就要信任他。
    點評:消除孤獨感的一個重要因素是熟練掌握對方的語言,如果天天過著“雞同鴨講”的日子,雙方都快樂不起來。對他的一些文化習慣表示理解和包容,不過這可不代表著讓他放任自流,有的時候還是需要有“該出手時就出手”的精神。

    跨國婚姻,像世間所有男女關系一樣,有幸福的,有不幸福的。歸根結底,看你自己是什么人,你的愛人是什么人,這與中國人和中國人結婚其實沒有什么區別。

    回到頂部
  • 國際婚姻年增21.6%
    近30年來,日本人與外國人之間的婚姻急劇增加,厚生省人口動態統計的最新資料顯示,2000年,日本每22個婚姻中就有一個是國際婚姻。在東京都23區,國際婚姻的比例甚至高達10∶1,大阪府也有12∶1。資料表明,不僅是大都市,即便是在山形、山梨等偏遠地區,國際婚姻的比例也達到14:1。

    據統計,日本國際婚姻1970年僅為5546個,約占日本全國當年婚姻總數的0.5%,而2000年,則已達36263個,占日本全國當年婚姻總數的4.5%,30年間增長了6.5倍,年增長率為21.6%。

    從國籍上看,日本國際婚姻對象人數最高的是中國人,為10762人(其中女性9884人),占國際婚姻總數的30%;其次是韓國人,為8723人,占總數的24%;第3位是菲律賓人,為7628人,占總數的21%。

    從分布區域上看,目前日本的國際婚姻仍集中在東京、神奈川、大阪等都市,但在一些偏遠地區,由于當地農村青年找媳婦難,國際婚姻也逐年增加。秋田縣羽后町目前登錄在冊的67名中國人全部為女性。2000年,秋田縣的國際婚姻共178對,其中來自中國的媳婦有112人,占全縣國際婚姻總數的63%。如今,來自中國的媳婦在全日本47個都道府縣中都有。

    隨著國際婚姻數量的增加,日本家庭與社會正走向多元化。而在所有的國際婚姻家庭中,了解和掌握對方國家的語言和文化已成為家庭和睦、生活安定的重要基礎,而連接著父母血緣的“國際 Baby”的出生,更成為日本社會多元化的原動力。據統計,2000年日本全國出生的嬰兒為119.547萬人,其中國際婚姻家庭出生的嬰兒有2.2337萬人,占日本出生率的2.9%,其中,一方為中國人的國際婚姻家庭出生的嬰兒為3953人。據不完全統計,從1995年至2000年的6年間,在日中國人國際婚姻家庭出生的嬰兒總數達20581人。

    日本社會長期自詡是單一民族,只是出于對少子高齡化社會的擔憂,也因為偏遠地區存在農民結婚難的現實,而不得不打開國際婚姻的大門。隨著近30年每年以21.6%的比例增長的國際婚姻者的進入,以及近6年來每年以1.83%的比例遞增著的“國際 Baby”的誕生,不管日本政府如何對應,國際婚姻已成為改造日本社會的重要力量。 回到頂部
  • 跨國婚姻也好好經營才會更幸福

    曾經跨國戀情只在熒幕上看到過,而現在跨國戀情已然走進了我們的身邊。在城市的街頭經常可以看到年輕的中國女孩和外國男友走在一起,有時也能看到奔三奔四的女人帶著外國老公。旁人有些人認為這是崇洋媚外,有的人認為這是追逐潮流和時尚。其實愛情是不分國界的,跨國戀情并不是追潮流再不是崇洋媚外,而是兩個來自不同地方的人,他們有著不同文化習慣,他們因為真實和真摯的愛情而走到一起。

    很多人看到了別人的跨國戀,跨國婚姻非常的唯美,非常的幸福,很多在婚姻中受到傷害,在愛情中失意的國內女性和在海外生活過的海歸女性都渴望得到幸福而選擇了跨國戀。在這些女性中有些是普通女性,有些是成功的女強人。當她們通過種種途徑走上了尋找跨國姻緣道路,當她們真實的接觸到老外時,她們發現跨國戀愛跟之前自己所認識完全不同,文化,語言,思想的差異最終把一部分女性檔在了門外。

    有人則說跨國婚姻是騙的人,是假的。的確并不是所有人尋找海外伴侶的人都“有情人終成眷屬”。但跨國婚姻絕對不是騙人的,也不虛假的,它是實實在在存在在我們的身邊。

    在生活中親眼見證了幾對夫妻跨國愛情開花并最終結果的經歷,他們每一對在戀情中都遇到了文化差異,語言,思想,生活習慣等這些問題。他們中有我的朋友,有個朋友叫Tina,她告訴我他們是托跨國婚姻介紹公司的,記得我的朋友Tina評價她的男友:“他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含蓄,說話永遠是當當當,不管對方如何感想,只管把自己的真實想法說出來。”而她當時無法接受這樣的說話方式,她是企業的高管,平時別人對她總是畢恭畢敬,從不敢說她半句不好。那個男的也是一個軍官。也許是那個男人的真誠,讓Tina改變了對他的看法,慢慢開始接受了他。但是后來又發生了一件事,讓她覺得更難以接受,那個男人把他的前妻的照片保留著。她當時非常傷心,感覺被欺騙了,

    不停地咒罵。后來,好像是她那個公司的人解釋了國外的習慣,他們喜歡保留自己所有的經歷,然后會拿出來與自己最親密的人分享,后來她的男友也向她澄清了。Tina后來告訴我,她會選擇嫁給她,就是因為他不介意自己離過婚,還帶著小孩,而且對小孩和對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她也非常的好,非常關心,也很尊重她。她跟我說過,她曾在國內也找過,條件好的嫌她離過婚,有小孩,那些一般的都是看她有點錢才找她。所以才選擇找國外的,在溝通時,她遇到了不止是文化差異,和思想的問題,還有語言的問題。她的英語只會一點,雖然有專業的翻譯,但是她還是也有什么信心。她也沒有心思和時間來學習英語,好在她進的那個公司跟她聯系時都教了她一些實用的英語,讓她能和她的男友進行簡單的溝通,這才讓她漸漸開始對語言的問題有了信心。她們經歷了一系列的考驗,今年最終結婚了。

    其實在我看來跨國戀,和國內戀在本質上是相同的。的確得承認不同國家,有著不同的文化背景。反過來看看我們身邊的國內夫妻,有些夫妻他們也是來自不同城市,也有著不同的生活習慣和文化差異,也有著地方語言和口音的不同,他們走到一起,在這個過程一樣會碰到各種各樣的問題。

    這只能說明一點,一段感情是需要去用心經營的。如果你不愛他,不會走到一起,如果不在戀愛中不去付出也不會走到一起,如果你擁有了愛情,而不去經營最終也不會結果。

    回到頂部
  •  活在美國:幸福的跨國婚姻 我為什么要嫁老外?

    麗是我幾年前的一個采訪對象,那時她給我的印象是聰明干練,在所從事的行業中小有名氣,是典型的事業型女性。最近,聽說她毅然放棄了蒸蒸日上的事業,遠嫁美國。帶著疑惑好奇,我網絡聯系上了她。通過視頻,看到她一臉幸福的微笑,比幾年前還年輕了許多。以下是我們的聊天記錄:

    記: 嗨!麗,幾年不見,你是越來越年輕漂亮了!

    麗:謝謝你,其實是沒有了過去的工作壓力,全心全意享受生活,當然會年輕了。另外戀愛中的女人總是漂亮的!(笑)

    記:看來你是沉浸在幸福的婚姻中了。

    麗:是的。當你早晨坐在自家寬敞的涼臺上,呼吸著清新的空氣,看看藍天白云,綠樹、草坪、鮮花,享受著老公給你準備的豐盛早餐,你能覺得不幸福嗎?!

    記:真是替你開心!當時是什么讓你放棄自己多年辛苦掙得的事業來追求婚姻的幸福?我想對每個人來說都需要很大的決心,真是很不容易。

    <麗:是啊,那時候雖然我事業成功,贏得了很多欣佩和贊賞。但并不覺得幸福。好比一個人只有條腿,無法保持平衡。我認為,對女人來說,家庭幸福可能比事業更重要,我過去表面很風光,實際生活質量很差,太不完美。我想很多做事業的女人都會有同感。所以要傾聽你的內心呼喚,你會知道什么是你真正想要的。我想要的就是找到一個愛我和我愛的男人,并且能夠長相廝守,就像那首歌《最浪漫的事》唱的“和他一起慢慢變老》......還把我當做手心里的寶。”

    記:那么你又怎么會想到找個老外呢?

    麗:(笑)當我從事業的忙碌中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身邊的好男人都已經是別人的老公了,根據自己的年齡,以中國男人的標準來說,已經屬于“豆腐渣”之列(笑),而大部分西方男人認為30-45歲是女人最有魅力的黃金年齡,所以我覺得在他們當中更容易找到能真正欣賞我的異性。

    記:說的有道理!你和你先生是怎樣認識的呢?

    麗:最初是通過網絡認識的,后來我們在一起聊天的時候,發現經常會同時打出同樣的話!你想有多奇妙,兩人相距萬里之遙,不同的生活環境,不同的文化背景,心靈卻會產生如此同步共鳴!當這樣的事情一再重復的時候,我就對自己說:這次真的完了,逃不掉了。而他說,“我一直知道在這世界的某個地方有我的真愛,我的知音,我用了48年的時間來找尋,現在我終于在地球的另一半找到了,她就在中國,她就是你!”我想說:人類的心靈是個共通的!愛,是無國界的!

    記:你就沒有懷疑過網絡的真實性?

    麗:我們的社會發展到現在,互聯網已經與生活不可分割了。特別在發達國家,很難想象沒有網絡的生活。所以通過網絡尋找愛情也是很自然的。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網上的人可能更真實。因為沒有必要帶上面具。我有一個朋友就對我說,他覺得很累,因為他是一個長期帶著面具生活的人。實際上捫心自問,我們這個社會上是否大部分人都是帶著面具的?你說這真實嗎?哦,對不起,跑題了。其實說實話我也不是完全沒有憂慮過,我這個人做事一向很審慎。到了我們這個年齡,沒有時間來玩感情游戲了。當我們認識一個月的時候,他就個告訴我,已經訂好了機票,要來中國向我求婚。我害怕了,憂慮了,太快了!是不是?我把這種心情告訴他,當晚,收到他的EMAIL:

    Hello my precious love,

    My darling love,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your nervousness is not yours alone. I, too, i

    wonder "how could I fall in love so quickly?" I think to myself "is this love real?" Let me tell you what I then tell myself; "yes, this love is real...What is so unusual about falling in love quickly"?

    Honey, I think people fall in love quickly all the time, the difference with us is that we met and fell in love over the internet. We still speak each day, see each other each day, and share our thoughts, feelings and fears each day. So what is so different? Only that we have never physically touched. I have faith in our love. Faith that our love is true and will last our lifetime and beyond. I have faith that once we do in fact meet face to face our love will deepen.

    My darling , you have changed my life. You have added an energy and excitement that was missing. I am excited about our future. I am truly, and without any question, in love with you and plan to devote my life to you and to us.

    I am always your,

    我的愛人,我想讓你知道不僅是你一個人有這種緊張,我也有過。我自問:“我怎么這么快就墜入愛河?”“這愛是真的嗎?”讓我告訴你我是怎樣回答自己的:“是的,這愛是真實的......快速墜入愛河又有什么異常?”

    親愛的,我認為很多人很快墜入愛河,我們所不同的是我們是通過網絡愛上了對方,但我們同樣每天見面,我們每天交談。我們每天分享我們的思想,感情,和思慮。因此又有什么不同呢?僅僅是因為我們沒有身體接觸嗎?我忠實于我的愛情,相信我們的愛是真實的而且將會永遠,我相信當我們面對面在一起的時候我們的愛會更深。

    我的愛,你改變了我的生活,你使我找回了正在失去的生活的動力和激情。我興奮地憧憬著我們的未來,我真正地,毫無疑問地愛上了你!而且全身心對你和我們的將來......

    這封信讓我感動,使我能夠聽從心靈的呼喚,放下顧慮和偏見,追尋我的幸福。

    記:能談談你到美國后的真實感受嗎?

    麗:有人說“女人如衣服,男人如鞋子”,我要說“一個男人是一個世界”。當我來到了他的世界,生活對我來說,變化是如此巨大!我們兩人都有美夢成真的感覺。有人說“人生三大樂事:住美國的房子,娶日本妻子,吃中國的美食”我們已占了兩樣,先生通過我了解了更多的中國文化。特別是愛上了中國美食!說他相信中國妻子比日本妻子更精神獨立,是他更欣賞的。而我感觸最深的是這里的生存環境確實是國內不可比的,在中國你可以把你的房子裝修得非常豪華享受,但你無法改變環境,無法改變空氣,等我們國家把環境治理好了,我們也快老死了(笑)。我每天最大的愛好就是傍晚到海邊散步,看夕陽西下,一切仿佛在童話世界中,太美了!

    記:好像你還有一個女兒是吧?她也一起跟你到美國了嗎?孩子能適應嗎?

    麗:女兒今年十六歲,原來是重點高中的尖子生。你知道,中國的孩子們太苦了!看著她沒日沒夜地學習,我們做家長的心疼啊!可是沒辦法啊,誰讓咱們人口眾多呢,都得去擠那獨木橋!現在跟我來到了美國,她說媽媽把她救出了苦海!哈哈!孩子的適應能力比大人還快,這里的中學都是全免費的,還有校車免費接送。如果家境不好,學校提供免費午餐。8點上學,下午2點就放學了,其他的時間都可以用來發展個人愛好。學校對每個人都是因材施教。在他們眼里,沒有差生好生之分,只是特長不同而以,所以人們說美國是“孩子的天堂”。女兒有專門的輔導員,幫助她解決一切學校遇到的難題。頭一個學期結束,她的功課都拿到了A。現在學校還專門為她制定計劃,準備向哈佛進軍!

    記:你現在是安心做一個居家女人了?

    麗:也不是啦!只是想自己辛苦了那么多年,過了那么多孤獨歲月,實在應該好好彌補一下過去缺失的家庭生活。人生苦短,還是應該對自己和家人好一點,是吧?我和先生對未來有很多計劃,更多的是希望周游世界,享受生活。

    記:你對國內的姐妹們有什么話要說嗎?

    麗:我希望姐妹們把眼光放遠一些,勇敢的追求自己的幸福。希望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真愛!

    記:你的英語很棒,所以能直接和老外交流,要是有其他姐妹想走你的路,但不會英語能行嗎?

    麗:不會就學啊!現在學英語可比我們那時侯容易多了!另外現在有那么多優良的翻譯軟件,直接可以英漢互譯。我有一個朋友原來完全不會英語,照樣在美國找到了如意郎君。現在到美國了,這里有好多政府專門為新移民辦的語言學校,全免費!現在她說英語比國內好多英語專業畢業的大學生流利多了!學語言,只要有環境,就來的快!

    回到頂部
  •  從跨國婚姻說起---談談戶籍制度
    昨天中午,和久未謀面的Dark等4個朋友一起吃飯。Dark是我過去的同事,我的小兄弟。這幾年他一直混跡在國貿里的一個外企中,聽說他喜歡和老外混。沒想到的是,他還真的娶了一個俄羅斯女孩子為妻子。讓我覺得有點驚訝。而且,他的妻子馬上就面臨生產的問題,Dark要作父親了。

    我隨口問了一下,孩子是準備入中國籍還是俄羅斯籍呢?說到這個,Dark很煩惱。他說,他當然想給孩子上中國戶口了。他也不會俄語,也不想去俄羅斯發展,他和妻子肯定是要留在北京生活的。而且據說俄羅斯的黑社會火拼,拿的都是沖鋒槍,他可不想去那里冒險。他說他這種情況,據說還屬于國內少見的,還沒有先例。他特意回沈陽,他的戶口所在地去問,人家說,過去沒遇到過這種情況,不知道該怎么辦。他只好跑到沈陽市公安局找了個女局長,這個女局長人還不錯,說要不,你先把孩子生下來,然后把孩子抱過來,她去和下面的分局去協調一下,把孩子的戶口給上上。

    在中國生個孩子,母親是要有準生證明的,這個證明一般由孩子母親所在地的居委會或者村委會開具,孩子出生以后,拿著準生證明去給孩子上戶口,可是人家夫人是外籍,沒人給她開準生證明,所以從理論上來說,他的孩子想上戶口是沒門的。這也是屬于發展中遇到的新問題了,過去很少見,不過以后會有越來越多的例子的。

    北京現在已經是國際化大都市了,在北京除了生活著千千萬萬的中國人,還生活著來自世界各個角落的外籍人士。隨著交流的深入,跨國婚姻已經不可避免了,過去多是中國女人喜歡嫁外國男人,現在越來越多的外國女人也喜歡嫁中國男士了。我家一個遠房親戚就娶了個美國老婆,不過他跟隨人家去了美國,所以沒有孩子戶口的問題。然而隨著大家愿意在中國定居,孩子的戶口的問題就該提到法律的日程上來了。

    說到戶籍制度,很多人有一肚子的怨氣,有人說我生活在我的國家,為什么我只能暫住?這說的是暫住證的問題;有人說我在北京有房子,有車子,有正當的職業,可是就沒有戶口,這又涉及到了人戶分離的問題的。更多的人在談論農業戶口和居民戶口的區別,到底他們在權利和義務上有什么不一樣,是不是在身份上歧視農村戶口呢?

    我相信過去的戶口問題是為了方便管理,有他曾經的意義。可是隨著時代的發展,人對戶口的依賴越來越少,其實如果不是為了孩子,戶口幾乎對一個人已經沒有了實質的影響,他沒有戶口,一樣可以在另一個城市工作,上保險,買房子和車子。 所以戶籍的改革問題該提到日程上來了。

    當我們的政府正在從管理型向服務型轉型的時候,我們該怎么樣更好的為人民服務,而不是限制人民。我們該與時俱進的思考這個問題了。我們到底想用戶籍制度服務什么?我們到底現在需要戶籍制度帶給我們怎么樣的服務方式?據說網絡中有許多專家,大家暢所欲言吧 回到頂部
  •  嫁在異國他鄉 體驗跨國婚姻各有滋味在心頭

    隨著中國國門敞開,出國就業、留學已成為近年持續不退的熱潮。在走出國門的人中,青年女性是不可忽視的群體。她們中很多人在國外結婚并已融入當地社會,筆者接觸了幾位嫁在歐洲的青年女性,談起對跨國婚姻的體驗,她們是各有滋味在心頭。

    佳姍為移民出嫁

    女人是水做的骨肉。在尼斯火車站西邊的福滿樓中餐館第一次見到佳姍時,我突然想起了這句名言。佳姍有一張生動的臉,襯著一身大紅旗袍,使原本就亭亭玉立的她更顯風姿綽約。
    23歲的她看上去十分機靈。但她說,自己從小學習就不好,到了中學,成績就更是一落千丈。看到身邊有幾個家庭條件好的同學相繼出國留學,她也動了心,高中沒畢業,就說服父母送她赴法國“接受西方教育”。佳姍并不喜歡讀書,也沒打算真的留學。一到尼斯,她匆匆去學校注了個冊,交了些必要的費用后,就出來打工了。
    然而,尼斯畢竟是個小城市,打工的地方并不好找,何況她只會些簡單的英語會話,法語一句不懂,不過最后,她總算進了一家姓陳的溫州老板開的中餐館。
    佳姍聰明伶俐,在餐館工作時間不長,就適應了這里的環境,也熟悉了餐館里里外外的操作程序和套路。四十多歲的陳老板對她十二分地心儀,把內外事務都交給她打理。被委以重任的佳姍如魚得水,施展自如。在她的主持下擴大了店鋪,新設了午餐份飯,也就是中式快餐。這一小小的革新,使得餐館生意異常火爆起來,先是趕火車吃便飯的人越來越多,不久附近的上班族也丟開三明治、比薩餅往這兒跑。陳老板感到福滿樓離不開佳姍,他也離不開佳姍了。但佳姍并未察覺陳老板的心思。就是嫁人,她也從來沒往陳老板身上想,她對婚姻的理想設計是嫁給一個法國人,這是她出國的初衷。
    然而,就在佳姍和陳老板正編織著各自美夢的時候,勞動局查黑工的官員突然光臨福滿樓。佳姍因為持的是學生居留證,進餐館后一直沒有報工,便被理所當然地定為黑工。罰一大筆款補一大筆稅后,被責令限期報工。
    更大的麻煩出在報工的環節上。按規定,對學生身份者臨時雇用不得超過3個月,3個月后要繼續雇用就得辦正式工卡。而此時,佳姍的居留許可證已經到期,要辦工卡必須先續延居留期。在移民局,女辦事員仔細審閱了所有的文件后,發現佳姍的學生簽證只有校方一個學期的注冊證明,并且沒有任何考試成績單。問題是顯而易見的:以學生身份來法國,卻既不注冊又不考試,說明一開始就有移民傾向。這樣的情況不僅不能延長簽證,還要勒令限期回國。沒幾天,移民局通知:簽證到期,不予續延,限兩個月內回國。
    事已至此,佳姍明白,想留在法國就只有一條路:在兩個月內找個法國人出嫁。佳姍當然要走嫁人的路。在那段日子里,佳姍施展著全部的魅力與當地的男子交朋友,她甚至委曲求全地向一個滿臉雀斑的無業青年求過婚。然而,時間一天天地過去,愿意娶她的法國人卻沒有出現。
    一個月后的一天晚上,陳老板滿臉嚴肅地出現在她的小屋,鄭重地對她說:佳姍,你既然只想為身份而嫁人,為什么不考慮我呢,我也有法國籍,是可以給你法國身份的呀。當然,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你眼下是要解決永久居留問題,你可以在名義上先嫁給我,解決了身份再另外找個你喜歡的男人也不遲。
    3天后,佳姍嫁給了大她整整20歲的老陳。

    小敏自述:該出嫁時就出嫁

    我和小敏并未見過面,因為她是我朋友的表妹,我便得以通過電子郵件與她有了聯系。她在郵件中對我提起的話題作了如下回應,算是她的自述吧——— 
    很多人都說,出國留學是一件苦差事。不錯,對于家庭經濟不寬裕的人來說,留學的確是一件很難熬的事。但你可以改變呀,該放棄時就放棄,該打工時就去打工,該嫁人時就嫁人,干嘛硬撐著跟自己過不去呢。 
    我現在一點也不后悔當時的放棄和選擇。不過說實話,我剛離開海德堡大學的那段日子也很痛苦的:畢竟,當年父母為了我到德國留學拿出了全部積蓄,還借了不少債;再說,海德堡大學是名牌學校,我剛在這里讀了一年書就離開,心里的確不是滋味。但入學時所帶的錢僅夠交一年的學費,第二學期的開銷全靠莫爾的資助。有幾個月,莫爾回法蘭克福沒露面,我的生活一下就沒了著落。我也嘗試出去找工,好不容易在一家收發室找到事做,但不到半個月,人家就不要我了。而我當時太需要錢了! 
    所以,當莫爾向我求婚時,我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他。莫爾說,結婚后他可以繼續資助我完成學業,但我主動提出放棄學業到他的公司幫他忙,我知道他太缺人手了,我一口流利的德語也能在他的公司派上用場。 
    結婚后,莫爾對我很好,很遷就我,尤其是在工作上對我也很有耐心。節假日我們出去度假;不外出旅游的日子一般都是回公公婆婆家過節,我和他家的人相處得很好。婆婆興致來了,會教我做德國菜,我有時也教她做中國菜。任何時候只要我和莫爾回家,家里的氣氛就會活躍起來,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

    現在,我就要做媽媽了。我想,更快樂的日子還在后面呢。真的,我很幸運。

    回到頂部
  •  中國打工妹與波蘭政壇黑馬的網上傳奇姻緣

    2005年7月初,《參考消息》等媒體相繼曝出“波蘭總統候選人和河南打工妹的網戀故事”,一個普普通通的河南妹子,借助翻譯軟件上網聊天,以此方式尋找跨國婚姻,不可思議地與異國他鄉的波蘭政壇黑馬交上朋友,二人最終結為夫妻。普通的打工妹究竟用了什么方法打動了波蘭總統候選人?走上跨國婚姻的紅地毯后,她如今生活得怎么樣……

    借助翻譯軟件尋找跨國婚姻
    吳木蘭1968年出生,從小在洛陽長大,可謂土生土長的洛陽人。在洛陽上學時,吳木蘭學習勤奮、樂于助人、富有愛心,給學校的老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吳木蘭20多歲時,從河南一所師范學校畢業,其后回到家鄉的高中教書。在此期間,她和大多數平凡女子一樣,結婚生子,過著普通人的生活。后來,吳木蘭從學校辭職了,只身南下到深圳打工。其實,之所以放棄正式的教師工作,而到遙遠的南方去打工,這和吳木蘭的家庭生活及個人理想有很大關系。由于諸多的原因,吳木蘭與原來的丈夫離婚了,女兒一直跟著她生活。失敗的婚姻經歷對吳木蘭而言,有著深深的痛。

    在深圳,勤奮的吳木蘭曾做過包括制衣廠領班在內的好幾份工作。在繁忙疲憊的工作之余,吳木蘭喜歡讀書看報、瀏覽電視。大多時候,她會重新審視自己的婚姻歷程,她會憧憬將來的生活,她盼望著有一天白馬王子來到自己身邊……吳木蘭從電視中看到,有時素不相識的兩個人遠隔萬里、年齡相差很多,而且語言又不通,反而能幸福地走到一起。
    這便是吳木蘭心目中的跨國婚姻。

    起初,吳木蘭對跨國婚姻感到新奇,覺得近乎天方夜譚。后來她心中升出一絲盼望,盼望有一天把自己嫁出去。她從電視中受到不少啟發。所有電視節目中,吳木蘭比較喜歡鳳凰衛視的“中國人在他鄉”。她覺得一個女人,只要能追求到自己的幸福,只要能找到今生的至愛,所有的時空距離都能縮短,哪怕是走出國門。吳木蘭準備找一個外國人做朋友。以前,吳木蘭也上網,但不是太熟練,后來一個同學教她上“XX交友網”,那個網有些區域是收費的,有的不收費。進行注冊后,吳木蘭上了不收費的。在當時,只是出于好奇的吳木蘭并沒有想著能通過網絡找個好老公,只是想找個朋友罷了,但后來上著上著就有點兒上癮了。

    互聯網真是一個神奇的世界,成為許多人放飛夢想的地方。這個空間沒有塞車沒有噪音沒有壓榨沒有歧視,人們流露出真誠和坦然。在這個交流匱乏的年代,網絡是一把鑰匙,打開了進去,主人不在,可以自己招呼自己。在吳木蘭對面,是一個活生生的人物,可以心貼心地和對方交流,那上面沒有隔膜沒有面具。隔三差五,吳木蘭都要上去看看有沒有啥新信息。
    吳木蘭的英語水平不是太高,發信息大多是通過朋友幫忙。有時,她還請朋友幫自己翻譯郵件。后來隨著網上朋友的聯系越來越多,加上說話涉及一些隱私,吳木蘭不便麻煩朋友,就用翻譯軟件來寫東西。時間長了,她發現翻譯軟件也并非是萬能的,有時翻譯不準,有些詞還是錯的,于是她就細心地查英漢詞典。也就是這樣,吳木蘭和朋友半通半不通地聯系著。誠意聯絡,從不問對方的身份財產

    在生活中,交朋友貴在一個“誠”字,其實在互聯網上同樣也是。在征友網站上,吳木蘭放上自己的簡歷和照片,她要讓朋友對自己有一個大致的了解。

    同時吳木蘭發現,不少網友在通過一種很普遍的方式交友——視頻聊天。對此,吳木蘭從內心里深感排斥,雖然通過這種方式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但吳木蘭覺得,視頻破壞了彼此間的距離感與朦朧感,她始終拒絕啟用視頻聊天。之所以這么做,還有一點,她不想讓對方以貌取人,再說吳木蘭也不具備英文口語聊天的能力。

    后來,互聯網上的吳木蘭認識了遠在加拿大的蒂明斯基。此時的吳木蘭也沒有太在意,更萬萬想不到,自己所面對的人是那樣的赫赫有名——波蘭政壇黑馬,而且,這個人后來成為她的異國夫君。

    蒂明斯基的全名是斯坦·蒂明斯基,今年57歲,是波蘭今年總統大選的候選人之一。

    蒂明斯基身邊的親人和朋友都親切地稱他“斯坦”。蒂明斯基8歲時就隨父母前往加拿大,前半生廣游天下。他曾經有過兩次婚姻,第一任妻子是芬蘭人,第二任妻子是在拉美做生意時認識的秘魯人,兩次婚姻使他有了四個孩子。15年前,也就是1990年,在波蘭巨變后舉行的首次總統大選中,蒂明斯基作為長期僑居國外的波蘭富商,在眾多總統候選人中以“黑馬”姿態脫穎而出,
     
    在第一輪選舉中和當時的風云人物瓦文薩分居前兩位,共同進入第二輪總統選舉,最后僅以微弱劣勢輸掉總統位子。對方的這些“政治故事”,吳木蘭均不很了解。

    吳木蘭是一個相信緣分的女人。在同蒂明斯基的網絡交往中,有顆平常心的吳木蘭只是和對方談生活談追求之類,她從來不問對方的身份、財產等問題,這也是蒂明斯基欣賞這個東方女子的重要原因。

    兩個人就這樣一直交往著,通過網上照片及電子郵件,蒂明斯基感覺緣分來了。2003年下半年,蒂明斯基委托一位在香港的朋友,請他專程來到深圳。其間,他約吳木蘭吃飯,近距離了解吳木蘭的人品。席間,朋友還給吳木蘭拍了很多張照片。后來,蒂明斯基曾這樣公開對媒體說:“朋友給我的照片和報告,對我做出決定很重要。”

    在加拿大閃電結婚

    蒂明斯基是雙重國籍,既有加拿大國籍也有波蘭國籍。此前,蒂明斯基一直住在加拿大的多倫多。經過幾個月的接觸,蒂明斯基開始邀請吳木蘭,提出要她辦理前往加拿大的簽證,并寄來從深圳到北京辦理簽證的路費。

    吳木蘭經慎重考慮后,同意了。但在當時辦簽證特別麻煩,簽證申請剛開始就被加拿大駐華使館以無結婚簽證為由拒絕。面對拒絕辦理,蒂明斯基是個十分心細的人,他通過關系找朋友,又找到所住地區的議員,請他們向加拿大政府質詢。后來,在加拿大移民部長的親自關心下,吳木蘭終于拿到了簽證。

    在加拿大的多倫多,一對從未謀面的男女相見了。蒂明斯基身材不是太高,不到一米七,笑瞇瞇地十分有親和力。吳木蘭呢,這個中國女子戴著眼鏡,穿著淡黃色的緊身牛仔褲,高挑身材,透出幾分文靜和秀氣。

    彼此都很滿意。

    2004年4月,在加拿大的多倫多,36歲的吳木蘭與56歲的蒂明斯基舉行了婚禮。婚后,蒂明斯基正式給妻子取名“吳木蘭”(在此之前,吳木蘭是化名,在中國并不用這個名字。)蒂明斯基之所以給妻子起這樣一個名字,是想讓她像古代中國的巾幗英雄花木蘭一樣,能成為波蘭的女中豪杰,盡快達到家喻戶曉的境界。

    半年后,吳木蘭的女兒也來到加拿大讀書,和他們住在一起。

    其實,吳木蘭內心當中有著濃厚的家鄉情結。身處異國他鄉,她懷念著洛陽的一草一木。本來在結婚的時候,吳木蘭就與丈夫商量好了,要趁洛陽牡丹花會期間,回家鄉舉辦一場隆重的婚禮,但因為當時簽證問題,沒能實現這個愿望,這很讓吳木蘭遺憾。

    兩個人有著完全不同的語言、文化和生活背景,奇妙的網絡使他們閃電般地走上了跨國婚姻的紅地毯,開始了一段先結婚后相知的奇異情緣。那么,這對夫妻到底有多少“共同語言”呢?

    如果要用“倉促”與“不切實際”來形容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蒂明斯基算得一個中國通,尤其對河南更是了如指掌。在兩人認識之前,蒂明斯基就讀過好多有關中原的書籍,對中原源遠流長的文化稱贊不已。

    婚后的蒂明斯基一有機會,就在朋友面前大聊特聊河南的龍門石窟、洛陽的牡丹花會等等。當然,在波蘭和加拿大也都有牡丹,在蒂明斯基的農場及家中也都種了特別多的牡丹。但吳木蘭感覺到,這里所有的牡丹沒有洛陽的好,沒那么多的層次。
    經過一年的共同生活,吳木蘭逐漸地了解了她這位異國夫君。

    005年是波蘭的總統大選年,在9月底舉行議會選舉后,10月份將舉行總統選舉。

    2005年6月初,作為總統候選人之一的蒂明斯基,從加拿大回到闊別多年的家鄉籌備競選。此次,伴隨蒂明斯基重新出山的,還有一位年輕的中國太太吳木蘭,她要協助夫君籌備競選工作。

    回到波蘭后,夫婦倆住在華沙十幾公里外的一個叫做科莫羅夫的小鎮上,那里有蒂明斯基的祖居。科莫羅夫是個十分幽靜的小鎮,建筑大多都是兩層的小別墅。

    在此期間,蒂明斯基先是托朋友打電話,后又親自給新華社駐華沙記者邵進打電話發來傳真,邀請中國記者前往他的家中采訪。在電話中他自信地說,不久,他的中國太太就將成為波蘭家喻戶曉的人物。如果他當選總統,將努力推動波中關系的發展。

    中國妻子的幸福生活

    如今,夫婦倆已從波蘭回到加拿大,一家三口住在鬧市區一片特別幽靜的地方,一棟四層別墅,周圍全是高大樹木。
    在家庭生活中,吳木蘭一般喊丈夫的小名“斯達手兒”。丈夫特樂意她叫他小名兒,也特別喜歡跟她學說中國話。他現在已掌握二三十個常用詞了,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中不中”,甚至還學著做很多河南菜,但能吃的不是太多。
    剛來加拿大時,吳木蘭在一家語言學校學英語,現在一般都在丈夫開的一家電腦公司上班,也算是幫丈夫分憂,生活寧靜而溫馨。

    這里與國內差不多,完全是男主外女主內,家里的事吳木蘭說了算,一家三口沒分開過,經常外出旅游。13歲的女兒現在上的是當地的國立學校,不收費。這里的學校跟國內學校不太一樣,他們不分小學、初中,全在一塊,一共8年,畢業后直接升高中。女兒現在讀6年級,因為辦的是移民,所以上學沒什么麻煩。加上學校離家也近,女兒特別開心。

    蒂明斯基喜歡烹飪,平時下班后獨享做飯的樂趣,并且喜歡聽到夸獎,平時都是他一人做飯。早上他早早起來先把早餐弄好,然后才喊吳木蘭與女兒起來吃。吳木蘭中午一般都在學校吃點零食,晚上才回來,還是丈夫做飯。平時只有丈夫生病或有特殊情況時,吳木蘭才做飯。夫妻倆相比較,蒂明斯基更喜歡妻子做的家鄉菜,這些中國菜讓他贊不絕口。

    空閑時,吳木蘭也到外面轉一轉,加拿大的一些餐館其實也能做中國菜,但做得不是太地道。在吳木蘭的記憶中,家鄉餐館做的餃子,一般都是肉餡摻些蘿卜大蔥之類的,可加拿大這兒的餃子全是肉餡,很讓人吃不慣。

    “每逢佳節倍思親”。以前沒出國時,吳木蘭對這句話也沒太多的理解,現在越走越遠了,也越來越想家鄉的親人了。“在這里,總感覺沒家鄉好。”吳木蘭說。

    回到頂部
  •  透視我國涉外婚姻變化--從改善生活到追求情感

       華東師范大學和上海市民政局近日聯手對上海的涉外婚姻狀況展開的一項調查,顯示了婚姻觀念的巨大變化—— 滬上人家尋常事

       調查顯示,在上海,如今每100對新婚夫婦中平均有3對是涉外婚姻,在中國各省區市中名列第一。
       據統計,1996年至2002年的7年間,在上海登記的涉外婚姻超過2.1萬對,平均每年3000對。這個數字比1980年增加了7倍多。

       “每個工作日我們平均要為13對中外聯姻的新人頒發結婚證書,保證他們的合法權益。”上海市民政局婚姻管理處處長周吉祥說。

       在上海,涉外婚姻中的“那一半”來自40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約有四成的境外新郎或新娘來自日本,臺灣和香港地區的則分別為13%和5%。

       本次調查揭示,20年前上海涉外婚姻幾乎是清一色的“滬女外男”型,“老夫少妻”在其中占了很高比例。這與當時上海女性通過婚姻途徑改善自身生活狀況的動機密切相關。而近年來,上海涉外婚姻中男女雙方年齡差距在逐漸縮小,而且平均每年有300位上海男性迎娶外籍新娘。

       在涉外婚姻增多的同時,上海市民也在用日益寬容的態度看待跨越不同種族和文化的聯姻。

       幾年前,上海市民姚庭來得知女兒要嫁給一個高鼻子的美國人時,心中多少有些異樣的感覺。而眼下,用半生不熟的英語與“洋女婿”丹尼爾聊天,給不到半歲的混血小外孫換“尿不濕”,成了他最開心的事。

       “盡管我們和丹尼爾的文化背景、生活習慣都有很多不同,但還是能找到很多彼此感興趣的話題,”姚庭來說。他和妻子對這位“洋女婿”很滿意。為了更方便溝通,老夫婦倆開始利用閑暇補習英語。

       事實上,上海涉外婚姻中以往那種“結婚后就出國”的模式已經悄然發生變化,越來越多的涉外婚姻當事人選擇在上海工作和定居。

       折射城市滄桑巨變

       調查顯示,1980年以來,上海涉外婚姻呈現出曲折上升的態勢,從1980年的396對上升到2002年的2690對。

       上海民政局法規處處長周少云認為,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上海涉外婚姻的快速增長,主要是因為上海人發現與世隔絕多年后上海落后了,有些女性就想通過外嫁來改變自己的生存環境和物質生活條件。

       這一時期的上海涉外婚姻男女年齡差異大,知識層次差異大,語言不暢通,大部分接觸二三次就結婚了,缺乏感情基礎,導致以后出現了許多婚姻危機。

       1985年以后,外資大量涌入上海,來上海工作的境外人員不斷增加,上海人與境外人員的接觸、交流、了解的機會也大大增加,直接引發了1989年以后上海涉外婚姻的大幅增長。

       這一階段上海涉外婚姻的質量也有了明顯提高,表現為年齡差異縮小了,文化水平接近了,語言溝通能力提高了,戀愛時間長起來了,很多涉外婚姻當事人還把家安在了上海。

       引人注目的是,在2001年創下3422對的歷史最高紀錄后,上海涉外婚姻在2002年大幅下降到2690對。

       華師大人口研究所所長丁金宏說:“造成這一情況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上海人的婚姻觀念更加趨向理性,只盯著錢的涉外婚姻少了;二是現在上海人出境更方便了,選擇去境外婚姻登記的上海人增多了。”

       上海婚姻問題專家俞建說:“對現在的上海人來說,與什么地方的人結婚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人是不是適合我,雙方能否互敬互愛,彼此帶來幸福。這種婚姻心理變化,也正是20年改革開放、經濟發展帶給中國人婚姻觀念的巨大轉變。”

       拉近與世界的距離

       中國人常用“千里姻緣一線牽”來形容異地婚姻的難能可貴。但在上海的涉外婚姻中,夫妻雙方的家鄉遠隔“萬里”早已不足為奇。調查顯示,上海人已經與4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人士聯姻。

       上海市民政局婚姻登記管理處副處長林克武說:“這種變化說明,上海涉外婚姻的通婚半徑不斷擴大,國際化色彩越來越濃。”

       他認為,上海涉外婚姻通婚范圍的不斷擴大,得益于20多年來上海人對外交往機會的增多和文化認同程度的提高。
       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期,上海人涉外婚姻的首選是外籍華人、華僑和港澳臺人士。因為雙方有著相同的文化傳統,沒有語言障礙。

       九十年代以后,日本成為上海最大的貿易伙伴,在上海生活的外國人中也以日本人人數最多,因此上海人和日本人的通婚大量增加。最近7年來,與日本人的聯姻占到上海涉外婚姻總數的40%。

       2002年,上海人的涉外婚姻中有1/4是和歐美人的聯姻。

       上海婚姻問題專家楊鴻燕分析說,歐美國家雖然與上海距離遙遠,但近幾年來在滬的投資和工作的人員不斷增多,上海與西方經濟合作、人員往來、思想文化交流機會也比較多,再加上上海匯集了眾多高素質的年輕人,因而使這類聯姻不斷增多。

    回到頂部
公司簡介注冊條款法律聲明戀愛寶典隱私保護合作加盟友情連接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2009-2010 www.ohgdlp.tw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天使愛網 版權所有
客服電話:512-53265085 信箱:蘇ICP備07027705號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